杭州都锦生实业有限公司 杭州都锦生丝织厂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阅读文章
《百艳》今何在
| [<<] [>>]
《百艳》、《百子》今何在

———著名工笔仕女画家鲍月景侧记

俞尚曦

  鲍月景(1890—1979),又复姓鲍张,名莹,号冰壶外史,别署苦竹老人,七旬后又号石父,素以工笔仕女画著称于世。他画宗费晓楼,书法恽南田,却能博采众长,融会贯通,积数十年之功力,卓然成为一代名家。
  鲍月景的先祖,世业木工,籍隶安徽旌德。后来到浙江桐乡星石桥一带(今属骑塘乡)揽活,因爱其地民风淳朴,便筑室定居下来。鲍月景少时也承袭祖业,后因操作时不慎伤手而中辍。20发,始立志改学绘事。从此,他寒暑无间,潜心丹青,在艺术的道路上艰难跋涉了整整70个春秋,取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。生前,鲍月景曾任浙江省美术家协会理事,并被聘为浙江省文史馆馆员。
  鲍氏在其长达70年的艺术生涯中,创作了数量众多的传世名画。40岁以后,他受聘于平湖葛稚威家。葛氏为江南著名藏家,精于鉴赏,有守先阁庋藏历代典籍,又有爱日吟庐专贮法书名画.鲍月景在葛家一住就是3年,因而得窥葛氏所藏唐人绘崔莺莺小像及自唐宋迄近代诸多名家字画。他日夕披卷品读,心慕手追,且得与潘琅圃(嘉兴名画家)等相切磋,偷暇又旁攻诗文,故而这三年之中文学、画艺俱有长足长进。
葛稚威与海盐张元济、嘉兴沈淇泉(即沈卫,沈钧儒的十一叔)是同科举人。大约在民国20年左右,鲍月景因葛稚威之请,与张伯英、潘琅圃两人合作,为张元济、沈淇泉、葛稚威等26位同科举人作《檇李修禊图》长卷。鲍月景画肖像,潘琅圃绘身段、衣饰,张伯英补景,神韵声色,各肖其人。长卷引首由沈淇泉自题。他的楷书海内知名,盛传当时可与张善孖的画同价。此画问世后,一时间声誉鹊起,人皆知鲍月景其人其艺。
50岁前后,鲍月景先后创作了《桃源图》、《钟馗图》、《韩退之画记》、《元春省亲》、《红楼十二金钗》、《李清照茶蘼春去》诸画,皆为时人所重,被推为艺林瑰宝。而60岁以后,他的工笔仕女画更是臻于化境。65岁时,他画赠我岳父于梦全先生的《唐宫百艳图》长卷则堪称其晚年之代表作。
这个1丈2尺长的手卷以杨贵妃为中心人物,共绘美女百人,分为几组图案:啖荔枝、赐浴华清寺、乐歌舞等。这百名美女,竟有九十九个姿态,只有乐歌舞一组中有二人舞姿相同。如此宏大的场面,不凡的气势,维妙维肖的人物画像,千姿百态的艺术造型,真是令人叹为观止。这幅画卷,鲍月景从命题立意到构图设色,惨淡经营,数月始毕。其间甘苦,又岂是常人所能体味!“十年动乱”过后,鲍月景意欲重写《百艳图》,终因年事渐高,精力已衰,未能如愿了。
梦全先生得此馈赠后,深知此画之不朽价值,于是专门持画至杭州,请当时的省文管会主任、著名书法家邵裴子题词。邵先生客气地推辞了。并说如此珍品该请阆声(即海宁张宗祥先生,著名书法家,时任浙江省图书馆馆长)题才好。他要梦全将画留在文管会,待张宗祥先生题好词后再来取。数日后,梦全先生依约再去文管会,但见张宗样先生已在卷首题了“唐宫遗事”四个行书大字。鲍画张字,珠联璧合,相得益彰,愈见其格调之高雅,境界之不俗。
 三年后,鲍月景又写《百子图》长卷赠梦全。图中百名小儿,神态、动作各异,无不栩栩如生。当年丰子恺先生见到此画卷后,颇服膺其用笔设色,遂欣然命笔,在图上题诗一首:“多福多寿多男子,华封三祝古人重。百子济济入画图,神来之笔写神童。今日门墙桃李花,他年翠柏与苍松。”诗后署“月景画师百子图,乙卯[1975年]清和月[农历四月]缘缘堂主人题”数行字。
  鲍先生80岁时又以白描自画小像赠我岳父,嘱为留念。84岁时补题像赞曰:“面如同字,须苍发秃;步履龙钟,腰弓背曲;笔墨已蠲,仍须创作;艺传遐迩,术留祖国;庭前三树,中株凋覆;孙曾绕膝,尚称多福;甘守清贫,亦知亦足;绘影自见,以笑破哭。”九十岁再题像赞曰:“历尽艰辛创艺人,东奔西走墨缘深;原将衰老精神气,化作春风遍地生。”
  解放后,他应杭州都锦生丝织厂之约,为制图30余种,流传40余国,画名远播于海外,为国争了光。在他一生的最后七八年里又陆续创作了《李时珍采药图》、《晴雯撕扇》、《文姬续史》、《嫦娥奔月》及《采菱图》等凡五六十件。1976年他画赠内子的《晴雯撕扇》图,作为我们家中仅有的一张鲍画,镶以镜框,一直挂之壁上,时时瞻观。我们觉得,若论纪念,这便是最好的形式。
月景先生书画之余,又雅好吟咏,著有《冰壶草堂诗文集》。他在抗战期间曾写《钟进士兄妹弹唱》扇面,自题诗一首:“终南进士愤除妖,饮罢蒲觞酒兴豪;诛尽恶魔啖尽鬼,阿兄弹唱妹吹箫。”其痛斥敌寇、誓扫“胡虏”的民族气节跃然纸上。75岁时,自题《老少年》诗云:“培出奇葩满园开,千红万紫各争妍;莫嫌老圃秋容淡,夺得春光老少年。”诗行之中,满溢着一个年已古稀的老人不甘人后,永葆艺术青春的不尽豪兴。
鲍月景一生清贫,家无恒产,生活俭朴,俨然一乡间老农。他的画品、人品、赢得了人们由衷的敬重。许多书画名家,也都十分佩服他。50年代中期,他应邀列席省政协会议,得与潘天寿相识。两位名画家论艺谈心,互相钦慕甚深。当时文艺界“左”风渐紧,鲍月景私下向潘天寿请教,现在万事都要改,我的工笔仕女画怎么改?潘先生答道:“你的画极好,何需改!照原样画就是了。”嗣后,时任浙江美院院长的潘天寿曾诚意相邀,欲延聘鲍先生至美院中国画系执教。此事虽因鲍氏久居乡间,颇不习惯于城市生活而婉拒之,但他们两人之间的交往,在以后的岁月里,仍十分密切。著名国学大师马一浮当年见到鲍月景画的《吕晚村先生僧装像》,
赞不绝口。我岳父请他题词,马先生连连说:“只要我活着,
我一定题。”后来,马先生果然在画上题了“明遗民吕晚村先生画像”十个篆字。
  鲍先生1979年逝世,迄今已经快20个年头了。许多熟悉他、知道他画名的人,依然在心里深深地怀念着这位工笔仕女画的一代名家。

*《唐宫百艳图》长卷和《百子图》长卷俱在“文革”中被人拿走,至今未见其下落。想仍在人间,但难以出世矣!

[评论(0)] [推荐] [打印] [关闭]

地址:中国杭州凤起路519号 电话:571-85165629 87918089 87063466 传真:86-571-87913360 E-mill;hz-djs@163.com